• 邓聿桐访问录1 - [邓聿桐语录]

    2010-02-15

    Tag:

    你觉唔觉得你自己好Cool?
    不知

    你打算几时结婚?
    70分

    你觉得爸爸是米一个潮人啊?
    潮人即系好简单

    你觉得过年对你最大影响是什么?
    个电话无电池

    你和爸爸熟不熟?
    爸爸冲奶奶时就熟

    你觉得你长大是怎样的?
    超北样。

    你觉得契爷靓不靓仔啊?
    块面无擦香香靓仔。

    你平时在家做咩多啊?
    剪剪刀

  • 煮人 - [邓聿桐语录]

    2010-02-15

    Tag:桐桐

     

    桐桐今晚一边屙臭臭一边讲:你先放D水,再落个人落去。然后落2粒豆,然后再落把遮,然后再落2碗水,再落两粒豆,咁,就煮熟人的啦。

  • 谁让你痴心

    2009-12-11

    实在了,无论IPHEN与ANTHONY又或GB与JENT,四个都是阴人来的。何为阴人呢?一个测试就可以判断:你假想你(男)在星巴克饮野,忽然有个男的过来撩你,向你示好或暗示开房。你的第一反应是咩?

    如果一个阳人,就是想一拳打埋去!(呢个是自然反应,与歧视无关啊)

    如果是以上的他们,就会礼貌拒绝,离开。

    I与A那段老阴人的故事本不该再叙述了,毕竟他们都老了。而G与J的那段,又因为G的离开变得无疾而终。但有些人是不认老的.....

    安东尼马:其实你点看待我和你的关系呢?

    Iphen: ......我未想窝。那个是作为卓华饭局的题目。

    安东尼马:对于我,你是雌雄同体
    iphen:......................

    安东尼马:有时候我真的想说:我们其实熟到甘,精神上基一点又何妨

    iphen:但我比较讨厌在MSN上来基的其实

    安东尼马:但现实你有给我机会么?

    iphen:好吧.你知我是超爱女人的.我是不习惯男人之间这样的对话的.可以严肃讨论某些事.但我的基点真的很低.

     

    呢段野,让我下午笑到瘫软在办公椅上!简直就是腐女必收的精华帖!

    其实马工,你可以当邓老爷是你个主任,或司机都得的了。你的深情他永远都不懂的。

     

  • 偶像啊,偶像

    2007-05-21

    Tag:

    话说那天跟老爷搭561,空闲无事两人担头看公交电视,见到王杰.这个二度重出的英皇遗婴,实在再无翻身的体头,老爷话他得两只歌好听.然后再看了两三个歌手的MV,他得出一个结论:

    凡是不红的歌手先会出现在公交线这些频道上.

    讲完,个屏幕开始播陈升的"告诉妈妈"MV......而且个节目还叫"乐坛新势力"..

     

    今晚老爷兴冲冲带了CHEER台北"花的姿态"演唱会DVD回来,我们马上开机投入的看到十二点.

    看完后,老爷跟我说:你会不会写篇读后感给我看呢?

    我说:甘你又不写篇读后感给我看?里面要提我的播.

    老爷:我写左啊.

    我:边度啊。

    老爷:里面所讲的"我们"米就是我和你咯.

    我:甘我都写左了,"今天我们看了DVD,很好看."

  • 好耐无写过呢边的BLO了.自从有左臭桐后,我们的生活重点已经移到呢个小魔怪身上.但是总有忙里偷闲的时候.话说果日早上,臭桐为餐奶又喊又闹左一翻比她嬷嬷抱左出厅后,我们的房间又恢复左一阵的平静.呢个时候,老爷就开始讲野了:

    "你话呢,不如将AT17的"冲冲冲"改成冲奶粉的"冲冲冲"咯.

    "甘冲奶粉米就果个冲咯"

    "哦,是播.等我改下D歌词先."

    "你最叻就改果D肉酸打油诗的啦"

    讲到呢度,我们好自然就想起<唐百虎点秋香>里面阿星爷果首"山上一群鹅,SHU声赶落河"的名诗.

    而最后两句"落河捉鹅医肚饿,食完返归锄老婆"深得老爷喜欢,而他忽然又想到两句:

    "锄完老婆吃烧鹅

    吃完烧鹅再翻锄!"

    那一刻,空气里面充满住浓郁的猥琐味道,他还在狂笑......

    好东西都是想同好朋友分享的.而果一刻,我们第一时间想到的人就是

    马工.

    于是,在礼拜六早上的七点,我们打通左马工的电话,话左比他知呢个笑话,然后关机继续训觉.

  • 经典家庭组合~

    2006-09-29

    Tag:邓老爷

    琴晚无聊时,去查八字,查到话我是旺年旺月旺日旺时出生,顿时满堂生辉,一身贴金~不知几开心。今日同TOMTOM讲起D家婆家公的野,她话查过家婆是处女座,好在家公是天秤座。你生肖可以不信,星座真系不到你不信噶。如果换左我听到我家婆是处女座,我心都是PINGPUNG一声无晒心机。要知道,天秤座同处女座就算讲不上天敌,都是冤家。虽然只挨只,但几乎无边个天秤座见到处女座的不头痛的。如果遇异性,就无咩好姻缘,遇同性,唉,真系撞鬼咯。

    呢D例子虽然有D一竹篙打死一船人,但起码我同TOMTOM会有同感先。所以真系奉劝D想结婚的子子女女,嫁一个人等于嫁一家人。成家人播!更是逐个CHECK清楚D时辰八字夹不夹先啦。不是话不夹就不嫁,最起码有晒心理准备,个EQ都高D啦。

    正因为甘,我好紧张去问IPHEN阿老爷奶奶的生日。

    结果:老爷,双子座~~~~~~~

    哇,正到啊~号称史上和天秤座最FRIEND的双子座,居然落在我老爷呢度,不怪得他甘锡我啦~~而且都未做他新抱,同他就已经有讲有笑,而且是第一次见面我就觉得我可以同呢个老人家熟。

    而奶奶呢?

    天秤座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    咔咔~~~天秤座遇上天秤座,放心~一定无事。呢个座的女人绝对不会为难自己座的人。大家放心都得了~

    所以我同IPHEN讲:

    [9girl]如果孔子诞辰规定是中国圣诞的,甘边个扮他派礼物先?我不要糯米鸡或裹蒸棕噶。 说:
    太幸福啦~~~奶奶天秤座,老爷双子座


    [9girl]如果孔子诞辰规定是中国圣诞的,甘边个扮他派礼物先?我不要糯米鸡或裹蒸棕噶。 说:
    简直是天生就为迎接我过门的好星座家庭!

    ipheo:吾使腾No Problem阿,李慧慧 说:
     

    [9girl]如果孔子诞辰规定是中国圣诞的,甘边个扮他派礼物先?我不要糯米鸡或裹蒸棕噶。 说:
    做咩啊你!作死啊!

  • 邓老爷个样细就众人周知的了。当初我都不知自己咩勇气居然选择嫁比呢个不死童子身的人。他的存在除了克制左我让自己走向成熟之外,还有一样野最沮丧的就是,你无论可以KEEP到几后生都好,都绝对无可能细得过他!要知道,他个样等同初中!

    而呢种差异,从去看结婚戒指已经开始出现。人家都以为他是我细佬。呢样就算了,我都不MIND。反正同得他都预左的了。但敏感点随着我有了BB后逐步升级。

    首先有了BB,无论你想点都无法掩饰你是一个毫无美态的孕妇的事实。色斑,肿涨,走路艰难,毫无仪态终日会伴随着你。好看的衣服无你份,咩都无你份。留长头发又好,短头发都好,只要你在产科呆过,你就知道孕妇就是孕妇,基本上无差别。听讲,只有生完后,整个人的皮肤先会脱胎换骨甘变靓晒。呢个是后话。但有左,你的外型起码老几年。

    而在呢个时候,他是完全无变化的。而昨天礼拜日简直让我深受打击!中午有朋友请吃饭,约埋在海印10。2等。等极都不见人。一路打他手机无人接,而我地还在间野的里面坐着等紧位。就在呢个时候,在门口见到一个少年,穿件状元坊翻版SUPREME,杏色七分裤。一路拍住个蓝球,跨住个PUMA大袋优优游游甘行过。哎呀,真系把几火。但同时我真系忽然感觉一阵陌生,呢件初中鸡甘眼熟的!

    我走出去叫住他。一转身忽然觉得几大压力啊。10·2呢D中学生群居地,我忽然同个同他们好象同年的男仔行入来。。。唉,算了,死就死了。

    但高处未算高。他话未够瘾,要去中大再打过。我就翻左屋K训觉,他叫我训醒稳他。甘我训醒米稳他咯。但当我进入中大的篮球场,面对上百个类同年龄,面目的学生,你要知道孕妇和男中学生的跨度有几大!我一边冒住吃波饼的风险行入去,还要面对全场所有男学生几乎奇怪而罩忌的眼光:(个大肚婆入来做咩?)入去稳我老公。。。。。当然他们都想象不到他们身边那个貌像高中的人已经要做人老豆。

    当他施施然行出来,然后拖住我走在中大校园时。我忽然想起了果出日剧“魔女之条件”。松岛菜菜子廿几岁OL拖一个十几岁学生的场景。。。。

    所以我发过毒誓,只要个生理机能是有机会瘦身的,生左的半年就是我的发奋期!否则,真系直接影响夫妻关系啊!!!!

    呢D苦真系只有认识我地的身边人先知道的啦。

  • 琴晚出完街翻到屋K临训前,我问老爷:

    你今日最开心的五件事是咩啊?

    去吃左小肥羊~

    第二件呢?

    同班朋友去吃左小肥羊~

    第三件呢?

    同老婆同班朋友去吃左小肥羊~

    第四件呢?

    同老婆同班朋友去吃左小肥羊仲AA~

    第五件呢?

    同老婆同班朋友去吃左小肥羊AA得来仲要不贵~~~~~~~~~

    听完他呢几句话,我响张床到忽然念到以前有出卡通片通常ENDDING的时候就有个好大狮子头大叫一声就结束的镜头。个音乐仲要是果只543215!

  • 重回常识题

    2006-09-01

    Tag:邓老爷

    琴晚和老爷在家看紧《大只佬》,讲到刘华比捉了去监仓坐,柏芝来看它。个镜头刚好是影住刘华一抬头望到柏芝到。

    老爷问:啊,究竟刘华头上飘落来果D是咩来的呢?响PTU都有的播。

    。。。。。。

    我答:灰尘。

    (原来还有人不知道光柱照在空气里有灰尘飞舞的事。)

  • 我跟左老爷甘耐,你话他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呢两年一直不断去认识他身边那些“毒男”。从当初曾经失恋过的阿娇,之后的阿成,然后到黄埔蓝,到今日的GB。这些“毒男”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当时无女。而无女的结果就是不断稳我或我们。你话阿成阿娇果D一掷千金的少爷失下恋,我就当然乐意奉陪啦。唉,点知情况愈况下降,素质亦越来越差。阿蓝叔果D虽然是闷D,但总算是个大过我又有甘上下工作经历,就算我同他吃饭,他比钱我都好心安理得啊。但问题是,今时今日,轮到GB。。。。。。

    话说今日不是好日,结果台风天。而GB就挑正今日忽然话请我们吃饭。老爷那些更是择心仁厚替他荷包着想,是但咩绿岛啊二月河就想让他混过去。但最后抉择果个是我呢。结果我都算好心的啦,无去到花园酒店,去左对面的“流金岁月”。而事实上我一直个良心都不好过噶。都不知他的财政状况点噶,而且果间野听讲5平,我又无去过。点知条友好鬼顺摊甘去罗左位添。

    在我地印象中GB不单止霉,更重要是他穷。究竟他的网易股份有无抛售到呢,真系不知。如果话他无钱就假的,单身寡仔使得几多啊。但不知点解我地依然觉得他穷。而当我们一见面,他同我地讲他千里迢迢去CHET买书,仲要无折打已经觉得他有病,当他一拿出来看见本书竟然是《再穷也要去旅行》!~~~~~~~~~~~~真系当场跌低。我真系无念过一个后生仔的霉人思维可以甘彻底的。之前话他个相霉,话他个SPACE消极都算啦,你使5使买本旅游书看下都来D甘的名啊。。

    但后生仔不怕踩,在呢个大家讲野不是好大声的场合,在对面老爷一直磕眼训不多想理他而我又无无聊聊的时候,他依然保持笑容可恭的状态。唉。。。我想,我终于心软了。我开始同自己讲,我要善待呢个后生仔。虽然他是无咩前途,是蠢,是无咩鬼用,是件“毒男”,但呢个年头可以比人折磨如斯而不生怨的人又有几多啊。所以琴日在书店,我忽然好想送套书给GB---《感谢折磨你的人》。但后来看下一共三册一套太贵不买。

    感谢折磨你的人(3一堂成功必修课)

    后来都问过下呢个毒男的陈年旧爱史的,结果连猜都不用猜,一口就中。当然不在这里讲啦,简单D讲句:比女飞。其实话真,以阿GB的身型加上呢排“黄金周”是人都请吃饭的性格,要条女埋身都不是难的。而他点解又不追女,又不受女呢?我念他都是果句“也曾想过躲进别人温暖的怀中,可是这么一来就一点意义也没有”,甘咩是意义呢?究竟果晚他同叉鸡两个男人揽住个电话倾左2个几钟是倾咩呢,我地下回分解啦。

  • 我同珠讲过,要在这个邓马十年孪男纪念前各写一段话送给他们,讲下我们两个眼里的他们,琴晚挂住看碟不记得左。趁GB在为我们服务期间,等我写翻两句先。

    认识邓老爷,就不用多说啦。而认识马工,其实都系在我同左阿邓老爷一排先知。在二沙岛当时仍在的桥房,邓老爷同班音乐人寒暄紧时,忽然有个“后生”(在我印象里,马工是细过邓老爷的)忽然大大声同他讲:你就5系啦,拍左拖都不话比我知。之后消失。

    再响个脑里面记得马工的时候,已经去到果场几鬼无谓下的风波。正因为几无谓,于是我出面私下和呢两公婆接触,结果一接触熟埋。之后,再有D都是阿邓D湿滞野,搞到我同马工忽然熟晒。

    呢家发现原来想讲他们两个之间的野真系好多好多,只要他们两个走埋一齐就无话不开心的。问题是,点解我要话他们是孪男呢?不是出于他们果两封勾搭信,好耐之前,他们已经在文德路到北京路一带断左一晚背。。。。。。

    话说果晚他们约埋阿师兄生哥去RBT度饮野,结果马工就早到左好象5定6个钟。因为他无事做。就从下午4点开始坐到晚上8点。而不好彩就是阿邓迟到,约好8点,他就8点9先到,而阿师兄就仲死,成十点先到。好啦,结果马工发晒脾气。师兄无他符走左,得翻阿邓TAN翻他开心。结果两个人就好象拍拖吵交果D情侣甘,从北京路行去文德路,然后转去文明路,又转去北京路。

    马工一句:你做物跟住我遮,我都话5使你理咯。

    阿邓就一句:甘你嬲完未啊?

    马工:我无嬲。

    就是甘,两个人一前一后又或并排甘响果度兜左好耐,直到我打比阿邓先知两条友甘鬼夜仲响边甘浪漫拍紧拖。唉,当时我同珠打电话,都觉得真系肉麻。。。最后,珠打比马工劝走左他,呢场断背深夜情先叫做完左场。

    之后,马工有几紧阿邓,问阿珠就知了。而阿邓就成日都一副不在乎的样,但都是找云成条西湖路,最后忍住肚饿卖左件3旧几水的正版波衫给马工。他对我都无甘过啊。。。

    对于我同阿珠来讲,其实我们四个出街经常都要看清楚他们两个的样先好。因为他们从身型到身高,头,肩,手,脚大小几乎是一样的。稍不留神就好易拖错人。今日阿邓仲买埋同马工同一样的裤,我们望住穿着那条牛的阿邓的下半身,单看下半身,根本无法辨清边个是他边个是马工。

    好了,其实他们D野讲都讲不清的了。一阵等GB给片我后,比一段野大家看啦

  • 其实一个女人过度关注一个男人,特别是一个其实无咩特别的男人的时候,结果得两个,一是她好鬼不好彩甘中意左他。二是,见到他个名都想呕。按好D的讲法是,视觉疲劳。我好显然就是第2个结果:TO GB。

    因为一时兴起,撩起JT去念下有无可能在现实情况条件下杀死呢条友,从而呢几日来,我几乎耳里眼里脑里出现都是他个名。到最后,真系连提起都觉口臭啊,阴功。所以呢,第三个版本我不写的了,等JT今晚看完波,直接写完我贴上来就是了。

    讲翻今个礼拜另一个盛事,就是邓家公子和马家公子当年翻学堂至今相识十周年的纪念日。其实就无咩日的啦,是以年来划分。呢D懒不煽情的纪念日,其实是人有,你点都有个小学或初中或高中的同学,至今认识十年的啦。JT甘细果D除外。问题就是呢两个半挛半直的人,就是都要话做纪念日。

    为左呢两家公子当年都不知是米真系甘熟的开始,我同阿珠都想过帮他们做一些特别的事,祝贺下。

    所以果日,我问阿珠:

    其实阿邓和阿马读高中时有无影相的呢?

    珠:听闻就无啦。

    我:是咯,我都不多觉邓他D相里面有阿马存在播。他们两个是米真系甘熟噶?

    珠:不知噶。

    后来我又去问下邓公子,邓公子好不以为然甘话,好出奇咩,我大把人无同他合影啦。

    我:不是播,我见到你的同学相里面好多狗不搭八的人的播。

    邓公子的回答话是他们高中无旅行。

    。。。。。可怜而贫穷的华侨中学。甘霉。

    而呢句问题其实都不算好严重,无非就是无法整成一本纪念册送给他们遮。但我都不知会激发阿邓公子以下一翻甘Q呕的日志:(出自只限老友[http://ipho.blogbus.com/index.html])

    致马锦亮的一封信:

           十年了,你两鬓上的发还是如此乌黑;那对善良的眼依旧如此有神和略带一点忧郁。那年夏天,我们顶着30度的太阳去罗冲围,只为求一份DJ打碟的窝囊暑期工。文艺地说句,我们是去替我们的青春找一些自己也不知道的什么。

            原来我们一直没有一张合照。因为我们的感情是这样的潜移默化。好象没发生什么事,就已经十年了。我总认为,男人间的感情都不用说太多的。所以我只能用短短的百来字,在这珍贵的十年,向你说出一句我从来不曾对你说过的话,

           回头望去,我满眼都是你。

    唉,人都颠。。。。。
  • 死者被移尸到杂物间,被媒体拍摄相。

      之前的计划里面,GB得到忽然而来的高人WENWAN提醒,得以免于一死.而呢个破绽点是一早预留好,因为我们知道GB个脑里面根本就无逆向思维这个概念,也即系话,如果你话他死左,他就真系当自己死左.连自己点死念都不念就接受左的了.也就是我们所讲的群众演员-----你不需要知道自己点死法,导演叫你死,你就死啦.于是死左.

      但响新的计划里面,我们无意要GB再假借别人之手去比自己复活,也无意让他去猜究竟边个杀他,我们只是把扮演了一次眼白白看住他死的路人.而过程,其实与我们无太大关系......


      故事依然发生在呢场未完的世界杯中.GB虽然不是真正的球迷,但呢D4年一度的盛事他是不会放过的.所以几乎只要有F漏他出来看波,无论在番禺还是顺德,又或是在广州,他都一定奉陪.无非可以看下波,又可以玩下他台NB,练下他的手震影相功.而连日的看波,吃消夜,通宵对任何一个人来讲其实都是有D吃不消,无非都是果句:4年先一次,眼训D都抵啦.

      而日头,GB公司的事务好烦琐,虽然讲不上好忙,但公司里无谓人多,业绩不好又开会,有多少风吹草动又开会,GB其实都想偷下鸡,但公司不大人事样样都看在眼中,虽然5系话好中意呢间公司,但一日未跳槽都为两餐都要忍.不过呢几日中午都无咩胃口吃饭的了.

      呢晚他刚想翻归透下训翻阵先的时候,刚好NICOLE电话到,话她们宿舍台电脑连住几台死晒机,呢排个个都赶紧个功课,所以成班女仔都不知点算.惟有搬救兵啦.甘,NICOLE叫到,都无办法噶.惟有翻屋K拿了些碟就搭车过广外.

        广州的六月真系一年热过一年,虽然已经是下午快六点,依然周围热气沸腾.坐住果台864,无空调,又无位坐,真系眼都晕得一阵阵.....而NICOLE宿舍响六楼,在楼下望度,觉得真系比天高啊......整整整,果4台电脑,话就话问题其实差不多,但是都是逐台搞.NICOLE同肥蛇班宿舍友又挂住讲她们的八挂野,无物点理他,是有时行过来望望,GB又嫌她们阻定,一般都是叫她们行下开.甘NICOLE都好识做的,落去楼下买左支可乐上来比他.
     
    响广外出来的时候已经快12点了,一条路黑猛猛.好象阵训意又过左了,可能呢段时间已经习惯左的原因.一个人,无无聊聊,他打左个电话比朋友,原来他们出左去吧度开左间房看今晚3点果场波,他看下又不眼训又有D肚饿,索性打车过去JOIN他们.于是,又一场世界波夜就甘过去了.

    有时挨惯夜的人都知,其实看一个通宵,又或两个通宵,其实人的反应不是好大.特别是早上.当早上成班人响强记吃完早餐的时候,GB依然不觉得眼训,不过都好正常,通常早晨是不眼训的.他去黄振龙饮左杯斑痧,呢两日可能肝火盛,个肝都隐隐有D痛.跟住去边好呢?

    看下个表,啊,今日原来礼拜六播.是播,应承左IPHEN他们今早去打波,本来是礼拜日,因为其中有D人有事提前左礼拜六打.都好啦,反正同他们打都不用好用力,打下当锻炼都好.他忽然觉得其实每日的时间就是在见不同的人里面度过的,其实人一世是米就是甘呢?

    今日来打波都几多人,有好串的肥仔,又有同自己差不多高的高佬.IPHEN同马工今日状况都不错,拉埋他一起,话三人篮球热身,结果真系场场赢,一个上午,从8点打到12点,居然都无咩落过场.太阳其实不算太猛,因为有云.GB忽然觉得好象翻翻到大学时代的日子,一班人放暑假无无聊聊早上翻去打场波又一日了.但可能已经连日体力透支,到了12点的时候,真系有D顶不顺,眼晕晕,他落左场.

    打完波,一班人去左吃饭.呢个时候GB才真的感觉到那阵累气涌了上来,口好干,一口气在士多要了两支可乐,吃过饭,饭气攻心,更是累得紧要.不过他不中意同人讲太多自己的状态,反正打完了,一阵翻归就是了.

    埋单行出来,IPHEN同他讲,是了,不如你过来拿埋叠MILK了,我跟住几日都不在家呢边,今日马工又过来,他都可以帮下你的.

    GB本来想话第日先的,但是平时要自己拿甘重的杂志翻去又真系不是太想,既然马工又过,甘就过了.应该都好快的.

    于是他们三个坐车翻大南路拿书.一百本的MILK,就算两个人其实都拿不得几多,行上七楼时,GB已经后悔,都是不拿住了.上到IPHEN家,已经透晒大气,心口竟然有D痛.问IPHEN有无水,IPHEN话无,刚好无叫送水.不如饮住可乐先啦.冰箱有.

    咩都好啦.饮左先算了.滩响IPHEN个厅,风扇的风其实不太够凉的,但GB都好快训着左.不够半个钟,NICOLE又上左来,话下午无事做,过来看下他们搞咩.IPHEN话,无野搞播,不如去五月花啦,听讲今日侧田过来.GB不想去,因为个人忽然醒来已经好象虚脱甘了.他同IPHEN讲话都是第日先拿杂志了,就跟住他们几个落去.结果一落楼,他忽然发现自己从早上到呢家都未去过厕所,好急.

    IPHEN话,呢度本来是有个厕所噶,但最衰马工咯,拆左又不起翻.
    NICOLE附和话,是咯. 又话口干,四个人就响楼下间士多买蔗汁饮.GB其实不想饮的了,但见他们三个饮,又念住呢附近一定有厕所的,先头果支可乐是不够喉,又叫多左支.

    真系好急.他问左IPHEN几次呢附近边度有厕所,IPHEN话,你忍下啦,行去五月花不是好远的咋,果度米有咯.GB念下确实是不远的,忍就忍了.其实一路上又确实是无厕所的.

    天气太热了,到了下午整个西湖路地面温度可能有50度,几个人都无咩讲,因为好热.而GB就更加苦不堪言,他从来都无经历过甘辛苦的一段路,他好希望条路可以快D到,但真系觉得好远.他全身都开始发热,下体又痛,五腑六脏都打晒交,眼都花晒.呼吸好大好辛苦.大声到连NICOLE行在旁边都听到,仲问他,你无咩啊嘛.

    唉,可以讲咩啊.他只有讲,哦,无咩,无咩.

    终于,行到五月花了.顶,多人多到颠.他们在外围看,GB急急脚冲去厕所解决,IPHEN,马工,NICOLE就在上面看侧田等他.

    但等到侧田都唱到甘上下的时候,忽然楼下一阵骚乱,有人冲上来话,楼下男厕有个男人死左啊!吓亲好多人,也顾不上侧田唱咩,冲落去看.他们三个都跟左落去,但人太多根本就逼不入去.而五月花的保安也拦住D人,打电话报左警.IPHEN他们都觉得不对路,马上打给GB,无人接.他究竟在不在个厕所里面呢? 在外面看不到.但就是无人接.

    警察到了现场,在里面处理.忽然IPHEN手机响,是GB!

    "喂!你去左边啊?"

    "你是米呢个机主的朋友啊?" 对面传出的是另一个男人的声.

    "是,咩事?"

    "你朋友死左响五月花,呢家等紧医院急救车过来,你最好通知他的家属................."


    有人问,点解GB会死左?在后来的验尸报告里面讲他是死于尿毒症的.但无拉拉点解会甘呢?其实都是一个积累的过程,他连日看波通宵劳累,又无得到一个好的休息,导致免疫力急剧下降,加上广州天气炎热,使体内一早引发一些不明显的炎症.如果他翻去休息不去打球,这一切都不会发生.问题是,他又选择了去打球,烈日下打4小时,以至过度疲劳,又饮用大量糖分甚高的饮料,导致整个身体机能絮乱,形成急性肾炎.但由于他尚算年轻,所以感觉到痛苦并不会太多,而拖延了医治的时间.之后再一度忍尿,再度激发体内蛋白质上升,而体内其他潜伏的炎症一同爆发,包括疲劳过度引起对心脏的损害,从而最终导致尿毒性并发症......

    如果讲,在呢个过程中,我们都是完全不知情的,好象就不像一个谋杀案了.
    但如果讲,我们是蓄意的,那也只能讲,我们是一步步让他慢慢自己走向死亡那边.

    杀人,最高招数不是自己动手,而是被杀的人自然死亡.
    勘察,最难找的凶手,就是毫无动机,毫无迹象的人.就如一如既往生活的我们
    即使GB的身边人可以推理古到当时这一周以来,周围人对他的影响,但事实上,我们并无罪.

    GB,如果你在生的时候看到这些故事,还请小心保重你的生命~毕竟,我们要杀你的途径实在太多了~~~~~~~~~~~~~~~~~~`

  • 老爷对上一次上白云山不知道什么时候。但是我知道以他现在的德性,上一次山就什么事都可以发生。而这次上山的起床时间是早上的五点多,他醒来的时候几乎不认得我是谁。

    我们从广外那边上山。而在进入白云山脚的第5分钟,他已经无比感慨的跟我说,不到白云山,都不知道有那么强烈购车的欲望。。。。。。

    然后一路上他跟平时一样的疯言疯语,但是烈日,山路,我也忘了他的唠叨究竟在说什么。只记得经过黄婆洞的时候,他每句都提到张导,想到的都是张导,而下一次的行程里也都是张导。我还是坚持觉得他跟张导的关系产生了变化。

    后来在下山的时候,我们经过一片的“大红花”林。那种大红花是广州最常见的花,大而红,没有特色和美态,几乎没有人赞过那种花。他忽然很严肃的跟我说:不如我摘朵给你。

    我狠狠的看着他,他狂笑。

    而这一点成了今天我当时以为他唯一最变态的事情。

    但好戏才在后头。中午回家午睡期间,我又收到他短信:

    今晚和安吃饭,朱生日。你今天去看片时顺便买礼物。

    而当我买好了礼物,在仙踪林见到朱和马两个工的时候,我跟朱说生日快乐。她问我:谁生日?

    而马告诉我,他给老爷发的短信只有一句:想不想吃温暖牌蛋糕?

    而老爷联想到蛋糕=生日。

    真实穷人家的孩子,还是这概念。

  • 那晚和TOMTOM的饭

    2006-06-09

    Tag:


    豆腐猪请吃饭。我带上老爷。

    老爷说:你看那个天,TOM餐饭真系天怒人怨。

    结果我快出门的时候,行雷闪电,倾盘大雨,无法出门。

    去到吃饭,相言甚欢。老爷那句话当然遭到TOMTOM的痛骂。

    我们点了个咖喱蟹。

    不一阵子,服务员跑到TOM 的耳边小声说:对不起啊。你们点的那只蟹死了。

    ......

    那换只啊。

    没了。

    你们店就一只蟹啊?

    对。

    那要个虾吧。

    最后结帐,我们匆忙离开,后来才知道那个虾按了蟹去计算,害苦了TOMTOM的荷包。

    我告诉老爷,老爷在线安慰说:

    那等我有钱请TOM吃顿好的吧。

    下次我们去什么好的自助餐,也叫上TOMTOM。

    ......

  • 老爷与济公

    2006-06-08

    Tag:邓老爷


     
    自上次“宇宙的起源”后,前晚老爷在车站忽然问我:你知不知道济公这个人?

    知道。

    那你知道济公是怎么来的吗?

    我瞪着他!他陪笑。

    老觉得他小时候是不是没有看过电视,没有上过自然堂。老是问一些“宇宙哪来的”“济公哪来的”的问题。

    然后我把济公的故事告诉了他。他不甘,继续问。

    "那济公跑进树林里后在里面做什么?“

    ”历史没有记载。“

    ”但是我最想知道的就是他在树林里做什么?"

     我问他,那孙悟空每天被压在五指山做什么?白蛇被关在雷锋塔里每天做什么?

  • 月底的老爷

    2006-06-07

    Tag:邓老爷


     
    那天我从HK回来,对全世界狂叫:穷死啦!

    然后好心人当然说:问你老爷借咯。

    我是有句名言:我不喜欢讹诈第三世界的!

    老爷是个穷鬼。他的收入无论是3K还是4K还是1W,他永远都是不知道明天有没有饭吃的穷人。卫斯理里如果要在将来的几十年消灭7亿人口,他将列入其中。但是,他有一样很好的习惯,处事不惊。特别面对贫穷的状况。

    那天我说:老爷,不如我们去找家店子坐聊天?

    他毫无表情:好。

    “那去哪?”

    “去仙踪林吧。”

    “好啊。”他总是第一时间就能说出一个地方,这是他的优点。不用想那么久,当然质素你也别太奢求。

    “但是,D钱点计先?”

    顶他同我计钱!

    “我无钱嘎。“他居然还是毫无表情的样子。

    “你无钱又话去仙踪林?!” 我大叫。

    “拿,好吧。我给,我们去士多。”

    那个家伙经常都是不动声色的陪我去任何我想去的餐厅,酒店从不阻止,只是一坐下,他就很无表情的说:我无钱嘎。

    这就是这个变态家伙!

    当然月头他对我还是很好的。例如说每月300元的衣服资助啊,答应了N件的手链,请客之类的要求。但基本上,他能满足我的要求的第二天,他又安然的回到了他的第三世界。
     

  • 老爷罚抄书前传

    2006-05-06

    Tag:邓老爷


     
    老爷有个坏习惯,会把“做什么”打成“总什么”,我就是看着不舒服。从网上到短信都错,纠正了N次后,我已经抓狂。那次狂吼他后,罚他抄书。他应声答应。但是交功课的日期从一周推到两周推到一个月。于是我在BLOG写了一篇东西:

    关于罚抄书


    有个人,因为犯了错,给情人罚抄书。
    他说,哦。于是,开始抄书。
    抄书是件很闷的事情,但是抄给情人,也可以是件很浪漫的事情啊。

    他去了文具店买了几本小方格薄,顺便还买多了张情人卡。又去买了自己最喜欢的圆珠笔,毕业以后,用了电脑那么久好久没有提笔写过字了。

    选了那个有着温暖阳光的下午,还特意泡了壶喜欢的茶,她买的染布安静的铺在桌面上,每次看到都有恬静而喜悦的情绪,那就在那张桌上写字好了。

    挑了那张最耐听的爵士碟,把音量调到可以温和接受的程度。身旁的玻璃瓶有她买的大朵大朵的兰花,阳光温热着那些花香,一屋子的芬芳。

    抄了一版的字。他开始想念她,心想,如果能讨她开心放过自己不写就好了。
    但是,也知道她是个认真的女孩,自己答应了,就怎么都要做的。如果她能开心,那写写就当练字好了。

    写着写着,不自觉他开始用字拼图案,拼了个心型,拼了“我爱你”,拼了大家的生日号,甚至开始拼画她的脸。那个字抄起来好像不是那么的困难了,爵士的节奏好像也轻快了起来。他越写越快乐。

    他在想象她收到时的惊喜和笑容,想到她的发香和在怀里的温暖。他突然觉得是她逼自己给了自己一个空间,好好温习一段爱情。而不再麻木每天见面。真的好爱她。

    PS:宝贝,是不是从来没有想过可以如此?。嘿嘿,答案:100次。


    我让他抄一百次给我,十一的时候交。他看完BLOG后大为感动,我也跟自己说,虽然画公仔画出肠,但是如果能做到也不错啊。

    然后他交作业了。

    中方格薄,用尺子把要写的字用横线间好。然后再在上面填字。没有一百,只有简单的三个:我爱你。

    死蠢!这么简单的字居然还要用尺子打底!他说是交首期,但是之后就从来没有再来过。
     
     
      
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 

    琴晚nicole生日,个女生日哦,我们直情帮她从凌晨庆祝到晚上。虽然nicole点计都无理由叫我做阿妈,但我当正她是细妹~至于我同她老豆的关系....好复杂又好简单!反正我地乡下是甘的了,一家人依然乐也融融.当晚我们也邀请了黄埔蓝出席呢D青春庆祝盛会。黄埔蓝一听是nicole生日当然飞扑出来,黄埔出来的速度居然和广外出来花园酒店的速度差无几,我有D怀疑他是打的的~嘻嘻
     
    然而半老徐蓝会不会误会我们给机会他亲近nicole呢?他在见到我们之前当然可以幻想下,但当nicole好天真无邪甘叫左他一声:蓝蓝叔叔。我看到他热烈而兴奋的眼神里飘过了一丝落寞......我有点心酸,也只好附和叫多句:蓝蓝叔叔!咔咔~~ 他有D勉强甘讲左句:甘迟啊.....
     
    然后餐饭就在我们风卷残云里好快甘结束。蓝蓝成晚都不是好开心,为此我们又给多次机会他,周三比他陪nicole和我们一起去看依莎贝拉。他一听见话青宫就不想去了。原来他以为青宫好远,不知是北京路。而知左之后,他好明显已经答应左大半。
     
    我同他讲:你是去就趁早啦。青宫不是个个都入得嘎!话明青年文化宫哦!你估你抓老人证有半价啊。是就去老宫(老年文化宫)拉。
     
    他听到有得同nicole看戏哦~~~~已经好不介意我甘润他了~~至于周三黄埔蓝是否如期出现呢?请听下回分解啦。
     
    而今日我和老爷比埋订柜D钱,等紧个sales写收据的时候,老爷得得闲同我讲:
     
    都时候剪发咯。
     
    哦。
     
    不去名流拉,甘贵。
     
    甘你米去翻你间win salon咯。
     
    是“发源地”啊。
     
    哦。
     
    是呢,影婚纱相果度会不会帮手set头嘎?
     
    你话你定我先?
     
    我啊。
     
    会。
     
    甘你估他会不会帮你洗头......
     
    我慢慢抬起头,望住他。他已经笑到KIKIKAKA....
     
    我话:你不是衰到念住去到影婚纱相果度叫人帮你剪埋发洗头啊嘛......
     
     
    他瞪大只眼话:我不介意嘎!

  • 响新屋耐左,由一个礼拜住一晚,到两晚,都后来的五晚.我已经好习惯呢间屋的一切.而屋内的所有野都是自己搞的当然好习惯.而老爷除了条毛巾和碟外,都无咩关他事.所以他翻来除了上网DOWN龙珠,就是深度睡眠.
     
    亦因为在这里住久了,厨房的使用几率多了很多.加上近排公司出粮比我地SOHO,我更是全天候哺在家不出户.厨艺也由此特飞猛进,从最开初的水煮两条菜,饭都不知落几多水的状况,到现在整咖喱虾,鱼头豆腐滚汤,柠檬多春鱼,连自创的多味日本豆腐新主义都玩埋,简直日日厨房乐.然而最吸引我的,不单止是厨房本身带来的食物享受,最主要我们的厨房刚好对住对面人家的厨房和饭厅.而,对面,住左个靓仔!
     
    个靓仔,如果不是今晚再碰面,其实我对他的长相已经不太记得.只记得他几高大.有次我们在电梯撞到,大家都按同一层.于是就倾起来.才知道我们就住对面.(电梯速度快,无倾几句添).然后他好鬼好奇甘跟到我去门口确认我是边个门户,先转翻头,还好客气甘叫我"得闲过来玩".我话好,但是无讲"你都是".如果他真系过来,我们家起码有个人会不安乐.
     
    结果老爷翻来时,我同他讲对面住左个靓仔.我煮饭时他还在个饭厅大叫过来.他听了虽然无讲野,我知他实八卦甘去装人.果然,到了晚上,我在冲凉,他趁我看不到,就走去厨房装人.然后走来我门口同我讲,是哦,对面个男仔又几高大的哦.
     
    我话:使乜讲.
     
    隔了一阵, 他又走来我门口话:我先头专登响个厨房转了几圈,等他见到我.
     
    我都懒得睬他.但果晚他就变得好痴身,我在厨房洗碗,他都会像波斯狗甘痴埋来.是人都知他咩意图.
     
    确实,我在家的时间绝对比他多得多.而他又知道高大少男简直就是我的癖好.又点会不担心.
     
    之后我都好少见到他,又或者讲,我都几刻意不去望人家间屋,其实两家人你望我,我望你,有咩好望啊.即使见到,其实我的眼镜度数不对,望远不是好清,我也看不清他们的样.只知道,我煮饭的速度和他们对比,简直就是地球公转VS月球公转. 基本上我洗菜时他们煮饭,我煮饭他们吃饭,等到我洗碗时他们全家都冲埋凉了.
     
    但是一个后生女仔,经常一个人住在对面,在厨房插花,切萝卜番茄,咬住苹果来炒菜, 连冲的茶都是各种各样的花,我想呢一切对他来讲都是好新奇的事.所以每次我煮饭时,只要他在家,他都会滩在个沙发度看电视,得闲也会望过来看我煮饭.有阵时,他更会熄左厨房灯望过来,比我发觉左我就连灯都关埋不给他看.
     
    听落几浪漫~~只不过呢D所谓的好奇只要给上几个月就人人都习以为常.只是我们都未过惯你家望我家的日子而已.
     
    呢D野老爷当然不知啦~ 不过知都是甘的啦,他不抵得,可以他翻来煮饭噶,我都可以滩在沙发看电视,又不望人煮饭的哦.
     
    而今晚我和老爷翻上楼,在LIP口见到阿靓仔.呢个时候我先第二次认真望见他,哇,原来都不是好细路气,好有型,好高大,同好MAN.他开始只是一面严肃的等LIP入,见到我地行出来,他认得我,"E"左一声,因为见到老爷不敢叫.我笑笑口HI左他一野就走了.
     
    老爷好悻悻的问:呢个就是阿隔离屋啊?
     
    我话:是啊.
     
    他一路开门一路话:甘副皮囊又几看得的.
     
    我话:甘你除了个皮囊都好看得噶.
  • 黄埔蓝的表白

    2006-03-14

    Tag:黄埔蓝
    老蓝,你好衰噶~甘...甘...甘赞人....我老公不中意嘎嘛....你是的话..都细细声同我讲米是咯....哎呀...真系丑怪死人了~~~~~~~~~~
     
    我真系念不到你会开BLOGBUS,又念不到你会写我.哎呀~~~~~~~~~(等我复制来先)
     
    2006-03-13
    TAG:

    天气很冷。其实我很高兴,这样的冷只是预示着那场春将至。从窗口的地方能看到那片江,我的工作,我的生活,我所有的事情都联系这条江。我以为我就如此了。

    直到我遇上了她!九姑娘。开始只从她的丈夫口里说起她,在言语里去想象一个人很难。我知道他们很相爱。后来见了面,发现是个智慧而好看的姑娘。心里很羡慕他,能拥有这样的妻子。可能也因为自己一把年纪吧,也爱过,甚至差点有了一段异国恋,但是始终都是未落根的叶,飘零。

    她的字很好看,好象有种说不出的魔力总在吸引着人。她的人很爽,总是有很多奇怪的想法,让你总是欢乐。怎么有如此好的女子?我恨!我恨自己在黄埔!我周围只有一些言辞索味的女子。我恨,我恨为何在广州的人不是我。听说她是一个广州女子,那是不是所有的广州女子都像她那么好呢?

    阿,九姑娘。我怎么办啊?

     

    大家米哇住~~首先我同果只黄埔蓝无咩暧昧关系.第二,他同我虽然见得几次,但是我地都不熟.何以出此言呢?

     

    留个谜底比大家估下先~

    蓝战士的新BLOG地址: http://burnwall.blogbus.com/index.html

     

  • 情人节前金鱼佬

    2006-02-14

    Tag:邓老爷
    今日是情人节.好耐无写过花间,比人话我懒.其实是对得他耐,好多野讲完就算不记得晒了.但是前排先知,原来好多人看花间.搞到我都不知是好定不好.但是连他都催我写咯,我米就写咯.
     
    琴晚我们夜煮饭,成八点几先吃.买了手撕鸡一只,整左个上汤菜心加个咸蛋,就是我们的撑台脚餐拉~我一路吃饭,一路望住刚买翻来果D康乃罄,因为无摘叶,在大的花撙里,好象个茂密的水上森林.
     
    我话:啊,你话养翻条鱼响里面游来游去,米好象响个森林度游紧,好不好啊?
    他嚼住饭点头.
    我:唉,都是不好.到时养死左点算啊?
    他话:鱼不怕养的.
    我继续: 不好的.鱼都是条生命.甘鱼又是命,花又是命,龟又是命,猫又是命,连仔都是命.
     
    静了5秒.
    他忽然爆笑.不可节制的笑,完全不知他笑咩.
    我继续吃饭,等他自己讲.
    他终于笑完同我讲:
     
    我在念呢,如果以后我们吃饭的时候,我跳入个花撙度游水比你体,甘你吃饭咪不闷咯
     
    我都笑到喷饭。他又继续笑
    我话:有无一家人吃饭是因为笑而全家啃死的?
     
  • 电影迷

    2006-02-14

    老爷出龙珠不知几时看完呢,反正日日就MOFILE上MOFILE落的看.因为我不看所以他都无得同我分享.但是有时都是忍不住同我讲,布欧几劲啊,悟饭给人吸左之类.而呢排他对人家外型的判别标准就是,你看果个野,生度成个魔人布欧甘.又或者,你话果个野再XX,就似足悟饭了.
     
    呢样已经是他的思维定向,无得改的了.上次响KFC,我同小新同他一起.他忽然指住人家一个3岁的细路,忽然话,哗,你看个细路生到成个外星人甘.我同小新都不明.而且好惊他甘大声比人家听到.后来先想起是他上次看<无极>话人家最后做审判果D长老生到好象D<星球大战>D外星人甘.于是,A=B,B=C,所以A=C了.
     
    而前排影响得他最厉害的就是<金刚>.我们同马氏夫妇去浸温泉.他几乎烦死左马工.因为温泉区周围都是山.他成日同马工讲,
     
    啊,你话一阵会不会有堆恐龙从果两座山之间跑出来啊拿?
    阿,你话天黑左呢,果边两座山会不会只有两只眼望出来?
     
    马工比他烦饱左.后来我们走的时候去吃早餐,我们在喂只傻狗.他忽然望住只狗话:
     
    真系想一野将他只口掰开!
    (呢句话有看过金刚里面金刚大战恐龙最后一幕的人先会明的)
     
    马工当场无晒野讲.
  • 同老爷去IKEA,简直直奔主题,买完就走。其实都无咩好看,来来去去果几样。买左几样野,叫左部白云货的,你都米话几贵的,同IKEA的送货钱有得挥。
     
    白云货的,就是一部小货车。前头有两个位,一个司机,一个乘客,后面就是黑妈妈一个仓。
     
    我们两个人挤一个位,坐在个司机的旁边。看住个表从20蚊开始跳起,几乎每6秒6毫。他问个司机,物剩可以坐一个人的咋?
     
    司机:是啊。
    他:如果坐多个,米要坐后面个仓?
    司机:是啊。
     
    他望住我,话:不如摆酒果日叫部白云货的接班兄弟过来接新娘咯。
     
    我望住他都不知点答他好。
     
    回到家,他很勤奋的摆弄起那个架子。其实个架都不是好难的,反正都是上螺丝就得的了。但是点装螺丝是讲技巧的,因为个版好重,你打侧装是比较省力。但是在上面向下装是最顺手的。
     
    但是他选择了头压顶式的装法,和。。。。举重式装法。即是举住块板,在个板底装螺丝,话他仲要比他闹。。。。。当然不用5秒,他就笑茄茄望住我:我都是玩下遮。。。。
     
    一小时后,他终于完成他平生的第一件IKEA玩具。
  • 顿悟的一夜

    2005-12-03

    Tag:结婚

    今晚遇上老爷不知第N个契女了,反正佢D契女个个都是读紧书果只的了。先知道这个BLOG的受欢迎程度如此的高。当然处处都有高人,NICOLE身边的高女都好厉害。但我家老爷的厉害之处就是刚认识他的人觉得他沉默,认识同好的人认为他PRO,古板,再熟些的人先知道他水王,爆笑。难为同他猩猩相识的阿蓝蓝,今晚笑到话面痛。
     
  • 果晚我们又四个人在M记吹完水,马氏夫妇都是未够姜唱晒他们DIY果只《小玩意》过我地听,觉得不够喉,我们又去左一个礼拜前去的‘大富豪“,帮衬12蚊打的生蚝。
     
    拿左位,老爷好积极甘叫左条女过来落单:
     
    5该,一打’笑容”,和一打“清蒸”啊。
    条女呆左,望住他。
     
    我惟有同条女讲:是一打“蒜容”和一打“清烧”。
     
    后来果打“笑容”不知是米因为不明的原因,成个钟头后才“清蒸”响我们面前。